斯塔克工业实习生

【蔡鑫】我吻过月亮


捱过无能为力的年纪,我一定会拥有你。


00

那些难捱的日子里 他是我的月亮

01

我要回国了 回我的家乡 回去见他

他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人,我们认识的时日,刚好伸出十根手指,十年。

这十年间的后面四年 ,我是在太平洋的另一岸度过的。

父母告诉我,已经办好手续,预备把我送去学托福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意外。

长辈么,认定了国外的教育比国内好上百倍,就会想尽办法创造条件,把孩子送到资本主义的土地。

在哪里念大学倒无所谓,反正都是要学习,什么环境对我来说没有分别,更何况是他们一直以来的期望,遂了愿也无妨。

我看着初中毕业照里我身旁的白净脸蛋出神

我要多久以后 才能回来 找他呢?

02

我这一去 就是四年。

除了本应拿到的文凭 能写到简历上加分的事项也不少 算是大学里不断充电的证明吧 奖不算多 不过含金量还挺足。

我跟父母说,想回国工作,也好照顾照顾他们。

他们自然是很开心,恨不得立刻给我买机票,又哭又笑的,欣慰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 我的心已经飞到他的身边了

四年了 我没有一秒钟不想着回去见他

所以整日地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被同组的白人朋友打趣了无数回Mad Man

毕业后以硕士文凭在华尔街某五百强呆了一段时间

那样的工作简直是在玩命 同时薪水也同比飞涨

听说要调人去中华区管理 我想尽办法争取这个机会

好在是没白费 如愿以偿

一年来没日没夜的生活告一段落了

算了

没有他参与的生活,不回忆也罢

03

那个夏天他去北京集训了,每天训练的强度都很大,微信消息都来不及回,有时候一忘就是两天

翻翻那段时间的聊天记录 基本上都是

-吃早餐了没

-吃了 一会儿有舞蹈课

-多喝水 不然细胞全部缺水到质壁分离

-要得 晓得你生物厉害辽

-那你好好训练撒 我再睡会儿

-嗯嗯

每天机械的重复 知道他们就寝是要上交手机的 偶尔联系不到人也不必大惊小怪 准是累睡着了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 微博上每天都会有粉丝更新他的照片

于我 硬是一个月都没见着他 即使是图像

04

一觉醒来 飞机在一片清晨的薄雾中抵达江北机场

换上本地的手机卡 拨通了那人的号码

-喂 丁程鑫 我到重庆了

-呀你回来了 不过现在我不能去接你了 我们组合晚上有个红毯要走 可能结束会比较晚了 你愿意等我吗?

-好啊 没问题 晚上见

-嗯嗯

我好想你啊

05

你愿意等我吗?

我问出这句话 感觉南滨路的江风 都在小心翼翼地期待他的答案

-当然愿意啊 我就在国内等你回来嘛 不过要有四年见不到你诶 谁陪我大半夜出来吃烤串啊 难过

他把下巴搁在我肩头 撅着个嘴 看起来好不情愿

-其实四年过得很快的啦 再说你们通告又那么忙 说不定都会忙忘掉我

前半句在安慰他 后面的话说完又有些失落

这几年他会交到新朋友 万一他真的忘记我了呢

-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啦 咱俩关系楞个好 我们还要一起赚钱买那双限量乔丹

-好啊

-如果有一天 我不在这个圈子了 就去投奔你哈

-好

等我回来

06

我的父母把我从机场接到家 抬起手腕一看 才九点

时差使我头昏脑胀 看到卧房里熟悉的床就往上倒

再起来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

他该出现在红毯上了

我从床头摸过Ipad 点开存好了的直播链接

五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

他们出来了

丁程鑫走在中间 带着他的成员们迎接铺天盖地的闪光

笔挺的白色西装 放大了绝佳的头身比例

他瘦了好多

还是熟悉的公式笑容 大方得体 也摄人心魄

跟当年出道的时候比 一点儿没变 灿烂依然

07

-你要不要来看我出道

-好啊 有票吗 我可能还抢不到哟

-撒子哦我直接给你留撒 家属席来不来嘛

-好嘛

-明天带好身份证原件于下午13:10前往地址:南岸区施光南大剧院入场

-要得

我真心的为他高兴 五年 他的坚持都开花结果了

偏偏那天我去迟了 只好跟着其他粉丝一起排队入场

后来又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特权的吧

就直接走过去对工作人员说

是丁程鑫让我来的

人一听就放我进去了 证件都没看

我走到家属席坐下来 旁边都是团里成员的家属

我在这中间 感觉很奇妙

今天做你的一日家属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现场看他表演

很勾引人 褒义的那种

勾引强光照出的空气尘埃

勾引台下的长枪短炮

勾引观众的灵魂

连地板也没放过

不放过任何一个 不敷衍任何一个

能专一地向你风情万种

比喻也许并不恰当 但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狼少年》的舞台演绎几乎完美

拭去鬓角亮晶晶的汗 又恢复了平日里可爱活泼的气场

没过多久 看起来最小的一位队员说他弟弟来了

丁程鑫抬头看向我们这片家属区 用手指了指我旁边的小弟弟

我朝他摇摇手 似乎没有得到回应

莫名的沮丧

十秒以后他又扬起下巴在目光搜寻

精准地抓到我 挑眉盛开一个微笑

不是看别人再顺便看我

是专门给予我的1/900

我接收到短暂而炙热的光芒


从我的双眼一路砸进心口

08

我不太关注 国内娱乐大腕 或是新生偶像之类的

只是关注他而已

看着他在签名墙上落笔 走出镜头之外

我就关掉了直播

一会儿就要见真人了 屏幕里倒不稀罕

何况他本人好看太多了

几年前给他设的铃声突然响了

划开 接通

-喂 你快出来吧 我们老地方见

-你那边结束啦?

-哎呀你速度 我已经在路上啦 你慢的话得请客

-我火速赶到 这顿你请定了

火急火燎甩下一句 爸妈我出门一趟 你们吃吧

Wait

有个东西不能忘 要亲手交给他的

09

泊好车走向烤串摊 重庆的昼夜温差有点大

想想之前来还是从学校骑车来的 多远也奔着这一口

现在都学完车好几年了 这家烤串仍屹立不倒

飘出过分诱人的香气喂饱往来路人

看到他了

西装外面裹着条大衣 在油亮亮的灯光下吃鸡翅

-哎 这边这边

-来了

我走近了看他 比镜头里还要单薄几分

他笑意盈盈把一盘签子推到我前面

-还是那么好吃 你快吃 今天你鑫哥我请客啦

我盯着他脸出神 也不知道聚焦在哪个五官上

总之一直看 看到某人敲我额头

-你看什么呢 我脸上有脏东西啊

-没 你好看呗

-那是 我妆都没卸就赶过来了 饿死我啦

说完又埋下头好没形象地啃了起来

丁程鑫你还记得你是偶像吗 我在心里偷笑

果不其然 这么多年过去了味道还是顶好

两个人都饿极了 顾不得别的一顿猛吃

一串吃完抬头看看对方

像是在比谁的脸更油 都不甘示弱

最后抢着去扫付款码

恭喜蔡同学 请客成功

10

吃撑以后 一人开了一瓶山城啤酒往江边悠

两个人踢了一路落叶 咔擦咔擦

晚风吹过 他的脸颊有些泛红

我大概也是吧

我叫住他 说给你带了礼物

他眨眨眼睛 笑了

-你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啦 神神秘秘的黑盒子

-那你现在看看里面是什么

看着他一层层拆开包装

-这...是那双鞋诶!

-喜欢吧?我够意思吧 一到美利坚就给你留意了

是我第一学期的奖学金加上打兼职的钱

都在这里了

花高价从别人手里买下来的篮球鞋

好在是终于能买顺利下来

他只是盯着那双鞋 不讲话

-你怎么不说话 给点反应啊 我好不容易弄...

他扑过来抱住我 鞋盒都掉落在一旁

-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直线球打得我措手不及

-我...

-我不管你啦 你就是 别装了

-那我看你也蛮喜欢我的嘛

-废话 不然我晚会都逃跑过来跟你吹风啊 是不是傻...唔

我低头吻下去 尽数堵住他的嗔怪

颤动的眼睫毛挠在我心尖尖

我停了下来 说别紧张

然后继续按他在护栏上亲

他哼哼唧唧,像猫咪一样撒娇

于是就维持着这个姿势接吻

吻春潮,吻露珠,吻皑皑白雪,

吻今后属于我们的四季

最后竟埋在我怀里哭鼻子了

-呜你终于回来了 我等你四年了

-丁程鑫我告诉你哦 从今以后我都不走啦

你这些年受的委屈 我都知道

谢谢你愿意等我

我的月亮

11

终于我拥有你

我爱你

End

【祺鑫】哥哥们,收手吧

现背小甜饼/一发完

============================

丁程鑫:我偏不。

00

大家好,我是刘耀文,今天,我有点小委屈。

01

台风少年团大致成团快一个月了,我能作为其中的一员跟哥哥们一起出道,这原本是多么开心的事情。

然而这一段时间,我有点点烦。

我发现鑫哥有点偏心。

我今天来,就是想让大家评评理。

02

在一个普通的下午,普通的staff姐姐买回了普通的排骨。

每天训练强度大,要喝排骨汤长身体,这我知道。

我草草看了一眼姐姐把袋子提到厨房,就继续回神来练习了,看,多日常的画面。

直到我看到有两个人从镜子前离开,走出了练习室。

五分钟以前,鑫哥拍拍我的肩膀,说Wake up结尾的wave动作必须要练到位,还数节拍又带我走了一遍那两个八拍,我鑫哥对我就是好。

然后他笑眯眯地对我说,你好好练哦,我有事离开一下,你可不许偷懒。

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信誓旦旦说鑫哥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我没有问他要去干嘛,也没有多想,我真乖。

于是我就这么乖乖练了好一会儿,看差不多了就打算去开音响跟一遍音乐,不开不知道 ,一开吓一跳。

怎么练习室里就剩我一个人了??

我知道平时这会儿阿宋和元哥是在声乐训练的,但是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我觉得就是哪儿不对劲。

哦,是小马哥,他也没在了。

我拿了条毛巾边擦汗边出去找人,走向声乐室的脚步被一阵香味牵引到了反方向,是厨房在做饭。

做个饭而已,怎么摄像哥哥还在拍?

实在是奇怪,我顶着问号走过去,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在里面。

“我先烤一下手,要不然这个...”

“很恶心,炖汤的!你烤手...”

“我冷,冷就会失误你懂不?”

“懂~”

fine,是小马哥和鑫哥。

我好想进去质问他们,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练习室,自己跑来做饭。

就在这时摄像哥哥转头给了一个眼神,示意我先别过去。

这一瞬间我有点委屈,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这么对我。

没办法,我只好扒着门框盯着他们看,希望谁良心发现赶紧过来哄哄我。

说是两个人在里面熬排骨汤,真正在忙前忙后的貌似是小马哥。

“...然后慢慢下去不要溅到。”

“不要急,不慌~”

鑫哥一边咬香蕉一边指挥小马哥往瓦锅里放排骨,波浪号代表小马哥的语气真的特别那啥。

好像在给猫咪顺毛似的。

接下来的画面,也就是你们在日常里看到的“小丁老师温馨tips”。

“这个水呢,不要煮的太沸,不然煮粗来就不好吃。”

“然后下锅的时候慢慢下,不然它会沾到自己,对不要一下弄得太多像他一样。”

“我们要慢慢儿来,不然太多了装不下就会可惜。”

以上内容是我后来看日常视频才回想起来的,因为当时我在全神贯注盯着鑫哥手上的第二条香蕉,救命,好饿。

看着一节新鲜的香蕉肉被鑫哥包在嘴里,对着镜头,随着小马哥手下的动作一动一解说。

“唔我只是提个醒,看他现在都弄的很少了。”

然后我看到小马哥在偷笑,我大概是饿得神志不清了。

突然觉得这有点像好像我爸爸妈妈在厨房做饭的场景,好温馨好居家。

全部步骤完成,小马哥拍拍手,从镜头外接过了一根咬过一口的香蕉。

嗯,我假装不知道是鑫哥递过去的样子。

阿宋和元哥也一起走进厨房,围观锅里咕噜咕噜的排骨汤。

鑫哥走出来看到我在门口咽口水,说耀文你怎么来啦?

“我练完了,就过来找你们了。”

整层楼都弥漫着香味,我不过来还要一个人被抛弃在练习室,我傻吗?

心思细腻如鑫哥,他当然听出来我语气里的蜜汁哀怨,“你怎么了嘛,不开心啦?”

我堂堂西南最帅小学生,不学大人说话拐弯抹角,向来有话直说。

“鑫哥你之前还说要我好好练舞的,谁知道一去去那么久嘢,原来是跑到厨房找小马哥做饭辽嗦,完全忘记我。”我鼓起腮帮子忿忿不平。

“哎呀你小马哥今天第一次做排骨汤噻,我不过去指导指导的话,那耀文今晚可没有好吃的喽。”鑫哥揉揉我的脸蛋,好声好气地解释。

“哦...”这么一听似乎是没毛病的,两位哥哥关系好一起去做个晚饭而已,我没有怪他的意思,就是觉得莫名的委屈,好像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来,还有至少一个小时汤才煲好,我们再多练几遍。”我看到他去开音响,留了个背影给我。

我的老天爷,我什么时候又回到练习室了??

我刚反应过来,Wake up的前奏就响起来了,我连忙跑到队形里自己的位置,看着镜子跟音乐,音乐都放了,不舞是不可能的。

我,刘耀文,还有点优秀。

一个小时的卡路里燃烧之后,鑫哥搭着我肩膀出去吃饭。

小马哥端着瓦锅小心翼翼放到桌子上,阿宋跟着开始发碗和筷子。

“辛苦啦,马大厨!”鑫哥笑嘻嘻地抽了几张纸迎上去擦小马哥的额头,还给他捏肩膀。

???

我的衣服都能拧出水了你怎么也不爱一下你弟?

自力更生的我去拿了条干毛巾先垫在背后,我没功夫管他俩了,填饱肚子才是当下的第一要务。

果然是饿惨了吃什么都香,我们五个人都一言不发埋头苦干,吃玉米的吃玉米,啃排骨的啃排骨,连汤都无暇喝上一口,整个画面看起来激烈又平静。

摄像大哥录了两分钟素材也放下了摄影机,小马哥非要他尝尝自己的手艺。

“什么你的手艺啦,明明是我教你的,没有我你能做的那么美味吗?”鑫哥把手伸到小马哥腰旁边,挑着眉反问他。

“好好好是你厉害,都是你的功劳。”小马哥满脸堆笑毫无反驳之意,抓住鑫哥的手摇了摇放回人家腿上去了。

拜托,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眉来眼去是要怎样?

我就很安分,即使看到了刚刚小马哥的手收回去的时候乘机摸了一下鑫哥的大腿,我也不会说出来。

我要吃多多,要长到一米八。

03

晚上回宿舍洗完澡,我披着个浴巾在房间走廊cos晴天娃娃,飘来飘去让头发自然干,还没走到小马哥房间门口,就听见熟悉的声音。

“你过来呀,我就不信我今天撂不倒你!”

“那我来了?一会儿不许求饶。”

“你来呀,我倒要看看...啊!你咬我!”

“怎样?有本事你也咬我啊。”

我站在门边,想起了两天一夜那会儿,明明是我们三个人一个房间,我却没有姓名的故事。

你们就继续在床上滚来滚去吧,我缓缓离开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挺甜的。

但是求求你俩稍微注意一下吧,再这么下去,队内的三个单身少年会精神崩溃的。

也别评理了,让苍天知道我小学生认输。

唉。

【霖廷】美味情缘•前篇

奇妙的食光 现实背景


朱正廷今天特别开心 开心得快要起飞了。
话还要从昨天说起。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Jeffery。

来布里斯班录制几期节目了 昨天晚上编导分别把任务卡送到大家的房间后 我隔壁传来了掀翻屋顶的叫声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天居然开游艇出海诶 我一定要面朝打开迎着风喊出那句话!Wow!”

对于Justin这个中二未成年来说 面对海浪说出“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大概是他来澳洲的Mission List上的第一条。

我从行李箱里拿出亲手制作的巧克力 准备拿给大家尝尝 毕竟我作为大厂最帅的甜品师 对自己的甜点手艺还是相当的有信心 这时有人轻轻地敲了三下房门。

我以为是编导姐姐还有事情要交代 放下手中的巧克力盒子去开门 原来是朱正廷。

“诶又霖 我问你啊 你说明天出海我是带这个去还是这个去啊?”朱正廷左手拿着一副墨镜 右手拿着一副金框眼镜 边说边皱着眉头举到我眼前给我看 好纠结的样子 。

我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话 “你先进来吧 里面光亮看得比较清楚。” 说完我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怎么这就把人请进屋了?

朱正廷倒是一点儿都没犹豫 进屋后屁股一抬就往床边一坐 “来我挨个带给你看啊 你看看我戴哪副好看。” 他把自己半湿的头发顺了一下 然后拿起墨镜往脸上戴。

看来是刚刚洗完澡过来的啊 难怪进门的时候觉得什么味道好香 我开始盯着滴水的发梢发呆。

“又霖?你快看我 戴这个好看吗?”朱正廷手臂向后一撑 抬起头看向我

“好看 挺酷的 可以拍广告了”我看着他微笑夸赞 高挺的鼻梁完美地把墨镜撑住 鬓角发丝滴落的水顺着下颚线滑下  他这张帅脸戴什么会不好看?等你在我这个距离看到真人 你就会知道 我夸的一点都不夸张 谢谢。

朱正廷又摘下墨镜换上一旁的金框眼镜 “那这个呢?我戴怎么样?” 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投来渴望答案的目光。

“我看看” 我弯下腰去更近地看他的脸 其实这个举动非常多余 我又不近视 但是我就想近距离看看 下意识的靠近而已 我真的没想多。

他看我还没给答复 就脑袋向右肩一歪 好像有些等不及的样子 悠闲又着急 。

那我这边就不一样了 天知道他歪头那一下子我差点就被可爱到坐地上去了 事实上我表面还是很冷静 嗯我的形象不能丢“你戴这个也好看 可爱。”

谁知道我只是把内心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对面的人儿就一下急了 “我 不 可 爱 OK?”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扬起下巴眼睛瞪得圆圆的 oh no 怎么还是好可爱。

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当然在场甜蜜的胁迫中妥协了 “OKOK 帅死了 其实我觉得你明天可以两副都带 换着用。”

朱正廷觉得我说的挺有道理 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好 就听你的” 然后从床上起身来朝门口走 “时候不早啦 我想睡觉了 又霖你也晚安!”

我靠在门边 摸摸他头顶 “还没有干完 要吹干再睡哦!”

“好啦好啦 我现在就回去吹 拜拜!”朱正廷摇摇手。

“拜。”我目送他进了我对面的房间 也关上了门。

拿过手机调了个闹钟 接在插座上充电 关灯平躺在床上 。

我开始期待明天了 不 也许是 期待将和朱正廷一起度过的明天。

/狠狠相恋哪有偏差/

操啊叶修好帅啊!

Allen_Zou·FoPoTo:

2017 best ten
入摄影坑的第二年
P1:三足鼎立
P2:繁华路口
P3:苏河湾全景
P4:繁华背后
P5:城市森林
P6:卖火柴的小女孩
P7:仲夏夜之梦
P8:川西星空
P9:稻城亚丁
P10:美味千层蛋糕

#守护你 #向全世界安利你# 我们小丁的笑颜就是麻麻唯一的守护呀!

Chris:

Day 30.「一首让你想起自己的歌」
*『지점토(My Mask)』——Choco And Vanilla
希望这样的不是我自己吗?